您当前位置为:首页>国内动态>2016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精彩报告
关闭
2016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精彩报告日期:10-26

 

10月26日上午,2016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开幕。学术年会每年举办一次,此次大会主题为“创新 绿色 共享”。来自全国141家单位、机构等400余名代表出席本次年会。

 

开幕式之后,肖培根、贺善安、李树华、刘华杰、任海、Joachim Gratzfeld 六位专家分别以《国家药用植物园体系建设》、《植物园建设的时代性》、《园艺,身边被忽略的身心健康的“疗愈师”》、《从博物学视角推进植物文化传播》、《中国珍稀濒危植物的回归研究与实践》、《保护园艺– 基本的但在植物园里被低估的角色》为题做精彩报告,让我们共同来了解下报告简要内容及报告人简介。

 

2016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开幕式精彩报告

 

 

 

国家药用植物园体系建设

 

肖培根

 

摘要:由于人口膨胀、城市化以及过度挖掘,中药及药用植物的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受到严重影响。药用植物园是保护生物多样性行之有效的方法,药园的建立受到地理自然条件的约束,不同自然条件需要建立相应的药园,因此,像中国这样一个拥有众多自然条件的国家,必然要建立一个药园网络系统。我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因此致力于在北京总所建立北京药用植物园、在广西南宁广西分所建立广西药用植物园、在海南兴隆海南分所建立南药园,在云南版纳云南分所建立另一个南药园。数十年来,我们已从国内外引种和迁地保存了280科5282个品种的药用植物,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植物62种,二级保护植物181种,并总结出了适应温带、亚热带、热带地区药用植物迁地保护的技术体系。

 

药用植物园可以做许多工作:除了药用植物的迁地保护(包括种质资源植物的个体、种子和基因)外,还可以作为教学和研究的基地。培养出中药材及药用植物的优良种质,服务“三农”(农业、农村、农民),以便取得良好的经济与社会效益。

 

药园网络是中药和药用植物需要发展的一项基础措施,我们应该加以不断延伸和完善,它的作用将愈来愈明显地显现出来!

 

 

报告人简介:肖培根,药用植物学家。在长期实践的基础上,提出建立一门包括植物、化学、疗效和计算机技术等多学科渗透的新学科——药用植物亲缘学设想。结合生产实际,在药用植物资源开发途径上提出了以发展原料、药品制剂以及寻找新药为主的三级开发理论。近年来,致力于扩大中草药的国际影响。他为我国药用植物研究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植物园建设的时代性

 

贺善安(南京中山植物园),张佐双(北京植物园)

 

摘要:当代我国植物园应该着重:1,加强我国西北地区植物园的建设。2. 坚持开展“全覆盖、零灭绝”,“迁地保护植物志”,和“辰山训练班”等3方面全国性基础项目,并持续发展植物资源的开发利用。3. 精化园景建设,讲究艺术、意境、科学,重文化、重精神。4. 立法保护植物园的土地。5. 正确导向植物园的科普教育与游览,防止商业化。

 

 

报告人简介:贺善安  男,湖南长沙人,1932年2月生。江苏省﹒中国科学院南京中山植物园研究员,博导。现任中科院上海辰山植物研究中心学委会委员。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绿色发展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国际植物园协会理事。《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al Plant》国际编委。南京中山植物园名誉主任。曾任日本《国际宇宙奖》评议委员会委员。从事植物园工作62年。

 

 

 

园艺,身边被忽略的身心健康的“疗愈师”

 

李树华   清华大学

中国社工联合会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园艺疗法学部主任委员

 

摘要:园艺疗法是指对于身心健康方面存在问题的人们,通过园艺植物的五感作用与园艺操作活动,达到身心健康目的的一种作业疗法。本报告以广州市养老院园艺疗法实施案例为引子,在介绍园艺疗法的概念、总结园艺疗法的知识结构与特征、概括园艺疗法的发展历史的基础上,重点说明了园艺疗法的功效与机理,最后作为结束语,建议处于自然缺失症状态的城市市民拥抱自然,接触植物,参加园艺活动,享受园艺疗法的功效。

 

 

报告人简介:日本京都大学农学(造园学)博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教授、博导,日本东京农业大学地域环境科学部造园科学科客座教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风景园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理事,中国社工联合会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园艺疗法学部主任委员等。

 

研究方向为植物景观与生态修复设计、园艺疗法与康复景观设计、园林历史与文化,主持自然科学基金等国家级项目多项,专著、译著8部,科技论文100余篇。

 

 

 

从博物学视角推进植物文化传播

 

刘华杰  北京大学哲学系

 

摘要:博物学(historianaturalis)是一门古老学科,historia不是历史而是探究的意思。亚里士多德的大弟子、西方植物学之父塞奥弗拉斯特就写过Historia Plantarum,相当于Enquiryinto Plants,即《植物探究》。他们都是博物学家,之后老普林尼、切萨尔皮诺、雷、林奈、裕苏、班克斯、达尔文、格雷、梭罗、谭卫道、洛克、牧野富太郎等也是。随着分科之学的发展,作为自然科学四大传统之一的博物传统逐渐边缘化。虽然动植物分类学、动物行为学、生态学、保护生物学等依然带有强烈的博物色彩,但整体上看博物类学科已非主流。不过,从科学传播和满足人民群众物质文化需求的角度看,博物学依然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重写科学史发现,博物学始终是平行于科学的事业,过去、现在博物学不能还原为科学,将来也不大可能。科学与博物学相关并有交集,但互不隶属。植物园工作有很强的博物色彩,如果能主动借鉴上千年的优秀传统,工作可能做得更有生气,比如重视本土植物栽种和展示,开发辨识植物过程中个人致知的能力,强调审美与增长知识同等重要等。

 

 

报告人简介:刘华杰,东北人,1966年生。北京大学地质学系本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硕士、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研究方向: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科学传播学。近些年致力于复兴博物学。主要作品有《浑沌语义与哲学》《分形艺术》《看得见的风景》《博物学文化与编史》《博物人生》《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从博物的观点看》《博物自在》《崇礼野花》。

 

 

 

中国珍稀濒危植物的回归研究与实践

 

任海  简曙光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

刘虹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ropicalBotany

高江云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植物园

 

摘要:在人类干扰及全球变化的情景下,中国珍稀濒危植物面临着分布区域萎缩、生境恶化、资源锐减、部分物种濒危程度加剧等严峻形势。这些珍稀濒危植物大多为我国特有,具有不可替代的生态、经济、科学和文化价值。这些植物的保护主要通过就地保护(如自然保护区等)和迁地保护(如植物园等)方式实现,而回归自然是野生植物种群重建的重要途径,其保护效果超出了单纯的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能更有效地对珍稀濒危植物,尤其是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进行拯救和保护。

 

至2015年初,中国已开展了154个种(87个是中国特有植物,101个被列为保护植物)的222个回归案例。通过对回归类型、材料来源、繁殖体类型、存活与繁育后代情况统计分析发现,仅半数案例有存活记录,存活率与植物的生活型和繁殖体类型紧密相关。在研究方面,约有半数案例开展了这些种类的生态生物学研究及繁殖技术攻关。在技术研发方面,找到了这些种群生存的生境限制因子、最佳繁殖和种群生态恢复技术;率先建立了利用生物技术和生态恢复技术集成方法进行珍稀濒危植物回归的新技术。中国已建立了“选取适当的珍稀植物,进行基础研究和繁殖技术攻关,再进行野外回归和市场化生产,实现其有效保护,同时通过区域生态规划及国家战略咨询,推动整个国家珍稀濒危植物回归”的模式,为中国履行《全球植物保护战略》提供了技术支撑,产生了良好的社会、生态和经济效益。

 

 

报告人简介:任海,主要从事植被生态恢复研究。现主持有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中科院战略先导A项目等项目5项。出版有《恢复生态学导论》、《Plantations: biodiversity, carbon sequestration,and restoration》等专著3本,发表论文100余篇(其中SCI论文90余篇),授权发明专利12项。曾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广东省自然科学/科技进步一等奖等成果6项,曾获第十一届中国青年科技奖(2009)等荣誉6次。

 

 

 

CONSERVATION HORTICULTURE 

– A FUNDAMENTAL, YET UNDERRESOURCED ROLEIN BOTANIC GARDENS

保护园艺

–基本的但在植物园里被低估的角色

 

Joachim Gratzfeld, BGCI Regional Programmes’ Director

 

Abstract: As institutions holdingdocumented collections of living plants for the purposes of scientificresearch, conservation, display and education (Wyse Jackson, 1999), botanicgardens provide a unique link of the live-plant holdings and the widerlandscape to societal needs. To sustain this relationship, botanic gardens needsufficient, well-qualified and motivated personnel who maintain the landscapesand develop the living plant collections. Over the last few decades however,botanic gardens have witnessed a general decline in horticulture staff numbersand standards, against an increase in areas such as marketing, events,exhibitions and corporate services (Rae, 2013). While commercial, productionhorticulture continues to evolve at high speed, lack of horticultural capacityin botanic gardens is having detrimental impacts on the quality of the plantholdings and their significance for research, conservation and public outreach.This talk will highlight the urgent need to improve the profile of conservationhorticulture, both within the institution as well as the wider society, tomaintain and enhance the relevance of the diverse roles that botanic gardenshave in today’s world.

 

 

Curriculum Vitae: Joachim Gratzfeld has been working in the area of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for more than 25 years. As a passionate field botanist (University of Berne, Switzerland), his main researchinterest lies in theinterface between people’s dependence on plant resources and biodiversityconservation in times of rapid global change.

 

Joachim Gratzfeld was based at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 both in Peshawar, Pakistan (1998–2001) and Gland, Switzerland (2002–2006). He also served as IUCN’s focal point for the UnitedNations Convention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 (UNCCD).Since 2006, he is Director of RegionalProgrammesat Botanic Gardens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BGCI). Currently, he is overseeing programmes in China, South- andSoutheast Asia, the Caucasus and Latin America.He has written and coauthored a number of scientific papers and populararticles about plant conservation. This includes also a major handbookproviding technical guidance on botanic garden development and management.

 

 

2016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明天还将继续进行,我们将共享更多植物专家的专题报告,想更多了解植物园学术年会最新动态的朋友们欢迎持续关注我们。

您是第 8865509 位访客